“看到我们维护的直升机又运了一名伤员、又送了一批物资、又灭了一次山火,就像看到精心呵护的孩子,长成了独当一面的战士。” ——田大林

  本报记者 李博

  “嗡嗡嗡……”伴随着螺旋桨的轰鸣声,一架蓝白配色的警用直升机缓缓降落在机坪中央。田大林将这个铁家伙迎接回库,开始仔细检查机身每一处。从直升机底部的刹车盘指示销,到旋翼上的保险丝,再到发动机润滑油的余量……将近100项检查内容,全查下来就得一个小时。

  作为北京市公安局警务航空总队机务大队航空机械师,田大林从警11年来,每天的检查都不敢有丝毫疏忽大意。因为他知道,8.3吨重的“空中警鹰”飞起来,一颗小小的螺栓脱落,可能就会造成机毁人亡。

  打开工具库的大门,架子上摆放着一排排检修使用的工具。“这些工具都是专门器材。直升机的检修分为日检和定检,在定检过程中,直升机许多零部件的检修,只能靠这些专用器材才能完成检测。”田大林介绍,有些特殊零部件,例如发动机灭火系统的T形阀,此前由于国内没有专用检测设备,必须将零部件拆下后寄到国外原厂进行检测,这就导致直升机停场时间过长、完好率降低、维修费用增多。

  维修受制于人,给工作也带来许多不便,田大林和师父黄锦奎为此成立专项研发小组。作为团队骨干,田大林克服参考文献少、施工精度高等困难,自己学习CAD软件绘制工程图纸,最终设计研发出直升机发动机灭火系统T形阀专用检测设备。如今,拆卸下来的T形阀,只需要放在设备上检测,就能掌握零部件的状态,大大降低了检测时间和成本,同时提高直升机完好率,弥补了国内该领域技术空白,为国家节省大量资金。

  为了满足更多复杂的警务航空任务需要,2023年,北京市公安局引进国内第一架AW189型警用直升机,田大林也有幸成为我国首批AW189机型航空机械师。

  新机入列,摆在田大林面前的挑战就是它的年检工作。没有任何经验可循,田大林需要完成AW189在国内的首次年检,唯一可供的参考资料,是一份接近2GB的全英文电子维修手册。“如果把它打印出来,能堆满整整一间会议室。”田大林说。

  新机型采用全新技术,许多设计和既往机型也有所不同。为让大伙儿更好地理解维修手册内容,田大林将手册内容翻译成中文,提升团队工作效率,并带领团队将年检内容提炼成一张包含98大项、1343小项的检修流程图。

  年检需要从内到外将直升机成百上千个关键零部件进行拆装、检查,这其中任何一个小失误,都会造成上百万元的国家财产损失,巨大的挑战对于团队每个人来说都是千斤重担。

  就拿主桨上锥形环来说,固定它的有12颗大螺栓,螺栓安装时,都要按照每次增加5牛米(即牛顿×米,为力矩的单位,相当于作用力与力臂的乘积)的要求,依次拧紧每一颗螺栓,每打完一轮力矩后,都要等5分钟再进行一轮力矩测试。如果有任何一颗螺栓力矩松动,就要把刚才的步骤重复操作一遍,总共要打14轮力矩,期间还要在上锥形环与主桨毂的接触面选择3个点进行4次间隙测试。如果有任何一次间隙测试没通过,之前的所有步骤就要全部推倒重来。

  当田大林拿起力矩扳手时才发现,拧螺栓的工作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。“每调整一颗螺栓,其他螺栓受到摩擦力的影响,力矩也会跟着变动,需要反复调整,才能让12颗螺栓同时通过力矩测试。如果有一颗螺栓超出力矩范围,锥形环就很有可能发生倾斜,进而被卡住,导致损坏。”扳手的操作,一分一毫都不容出错。为了精确掌握每一个“5牛米”,田大林每拧一次,都要反复测量力矩,确认力矩准确,才会继续进行下一轮调整。安装这个上锥形环,田大林和同事们整整花了3天。

  96天日夜鏖战、1343项检查内容……最终,AW189型警用直升机顺利完成了年检,成为一名合格的“警务战士”。

  繁忙复杂的机务工作,挑战、责任、压力和兴奋同在。田大林说,每看到一架直升机起飞,自己从来不是如释重负,而是感觉到放飞了一份希望。遇到灾情时,看到直升机起飞升空,带给人们一线希望,田大林都会感觉到自己的责任很重。“看到我们维护的直升机又运了一名伤员、又送了一批物资、又灭了一次山火,就像看到精心呵护的孩子,长成了独当一面的战士。”

  从警11年来,田大林共参与完成1000多架次、3000多小时的飞行保障和定检任务,年均完成20起以上直升机疑难故障排除工作,为“空中警鹰”的安全飞行保驾护航。

點讚(0) 打賞

Comment list 共有 0 條評論

暫無評論

微信小程序

微信扫一扫體驗

立即
投稿

微信公眾賬號

微信扫一扫加關注

發表
評論
返回
頂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