谷超豪与胡和生

  复旦大学官网昨晚发布讣告:著名数学家,中国科学院院士,发展中国家科学院院士,中国民主同盟优秀盟员,第七、第八、第九届全国政协委员,第六届中国数学会理事长,复旦大学教授、博士生导师胡和生因病于2月2日逝世,享年96岁。

  胡和生院士长期从事微分几何和数学物理研究,在射影微分几何、黎曼空间完全运动群、规范场等研究方面均有建树,为中国微分几何的学科建设作出了重要贡献。2002年,她在国际数学家大会上应邀作诺特讲座报告,成为第一位走上诺特讲台的中国女性。

  如果说当代中国有一对数学王国里的“神仙眷侣”,那一定是指同为中国科学院院士和复旦大学教授的谷超豪与胡和生。1950年,他们相见于西子湖畔的浙大校园,共同师从数学宗师苏步青。60余年来,他们志同道合,风雨同舟,在共同喜爱的数学领域,携手攻克了一个又一个难题。在数学界,谷超豪被认为是继20世纪法国大数学家嘉当后,第一位在无限变换拟群领域取得重要进展的人;胡和生则是中国数学界第一位女院士。

  耄耋之年,谷超豪仍清晰记得与胡和生初次见面时的情景:“那是1950年,我在数学系图书室里偶遇胡和生。她说苏先生给了她一篇论文,有些地方没弄清楚,想让我帮她看一看。我说好啊,论文呢?她说论文在宿舍里。她的宿舍离我办公室有十多分钟路程,当时已经是秋天,但天气依然很热,她气喘吁吁地跑去拿回来。我觉得这个小姑娘很不错,对学问肯钻研。我们共同讨论了一下,她就把论文的内容都弄清楚了。”

  之后,胡和生和谷超豪一样在浙大留校任教。1952年高校院系调整,她和谷超豪双双随苏步青到了复旦大学。两人既畅游于数学世界,又徜徉于艺术天地。谷超豪好诗文,胡和生擅长绘画,两人情投意合,最终在复旦结为伉俪。

  1991年,胡和生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,谷超豪比自己当选院士时还高兴,欣然赋诗一首:“苦读寒窗夜,挑灯黎明前。几何得真传,物理试新篇。红妆不须理,秀色天然妍。学苑有令名,共庆艳阳天。”

  两位院士无论年轻还是白发苍苍,始终相互依偎。复旦校友回忆,无论是校园散步还是参加学术会议,两位老师的双手都紧紧相握,从未离开对方。

  他们的弟子、中国科学院院士李大潜回忆起一段往事:1982年,苏步青先生应法国著名数学家李翁斯教授之邀,在李大潜陪同下来到巴黎。其时谷超豪和胡和生夫妇也从德国到了巴黎,师生三代相聚在塞纳河畔,面对天地美景,以诗佐酒,互致酬答,成就了学界诗坛一段佳话。苏步青先生那首脍炙人口的《同谷超豪、胡和生、李大潜游巴黎》就是在那段时间里写成的,诗曰:“万里西来羁旅中,朝车暮宴亦称雄。家家塔影残春雨,处处林岚初夏风。杯酒真成千载遇,远游难得四人同。无须秉烛二更候,塞纳河边夕阳红。”

  2012年谷超豪仙去,如今胡和生亦仙逝,这对数学王国里的“神仙眷侣”在另一个世界里握紧双手。

  本报记者 张炯强

點讚(0) 打賞

Comment list 共有 0 條評論

暫無評論

微信小程序

微信扫一扫體驗

立即
投稿

微信公眾賬號

微信扫一扫加關注

發表
評論
返回
頂部